1030社區

本物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您尚未登入。

#1 2022-08-19 06:38:22

寨主
poster-a

939作业: Ryan良家往事之七:千里送B的长沙少妇

前六篇分别是:   866/878/892/904/910/917

从二十岁开始,十几年里上了N多人妻。无论其中有多少个真正走心的女人,也不能改变的事实是:我是个道德败坏的淫邪之徒,早晚要受到报应。这点我毫不否认,无需辩解,也不值得夸耀,我肯定会下地狱的。但我会一路欢歌下地狱,毕竟中国人不敬鬼神很久了。

荒淫无度的代价一定是晚景凄凉。在晚景凄凉之前,我将尽情享受,这是一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末世狂欢,不是正常的生活状态,所以丝毫不值得效仿。好在北京有个菖蒲河公园,临死之前还有个约炮场所可供消遣。

倘若临死之前还能够保有约炮的能力:第一要有一定物资基础,起码有过得去的独立住宅和还算充裕的退休金;第二要有超出同龄人的好身体,所以大部分时间要睡够八个小时并且有运动的习惯;第三要保持有趣,例如光知道孙子并不够,还要知道孙中山和孙传芳,孙笑川和孙宇晨。

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心法或秘笈可安利,我就是热忱地喜欢做爱,喜欢把爱意化为浓厚或稀薄的精液一股脑注入我喜欢的女人体内。黄瓜有一点说得挺好,来寨子玩的朋友,或多或少精神都有点问题。

每篇的女主角写谁是个难题,常常因为群组里聊到什么话题,才会触发我某点记忆,由点及面扩散开来,形成新一期的作业。本期女主是个出差途中偶遇的湖南少妇,曾三顾炮庐,千里送B,是个相当有个性的女人。

当时是在北京到长沙的航班上,与领导同行。把领导在头等舱安顿服侍好,乖乖往经济舱去(人比人得死啊),我喜欢坐在第一排或安全出口那排靠过道的位置,腿部空间宽裕一些,虽然腿也没那么长。找到自己的座位,里面已经坐了两个人,我旁边是个苗条少妇,30出头,皮肤白皙,全神贯注地在看一本日文书,深棕色长发随意扎着马尾,黑色小西装里面低胸打底衫,居高邻下可见沟壑分明,半球盈盈可握,甚是诱人。

坐下扣好安全带,假装环视一下,主要是看看这个少妇的侧颜。85分以上,我偏爱颧骨较高,脸型瘦削——也就是相书中一般认为克夫的女人。心想这一程还不错啊,至少挨着一个安静的美妇,再扭头欣赏一下,想起徐志摩那首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突然想起多年前的日籍女友,思绪万千。

收了色心,拿出Kindle看书。过会儿空姐推着车过来了,旁边的美妇听得懂汉语,也能说,只是带一点口音。收餐盒的时候,我主动帮她传了过去,她笑着说谢谢,我稍稍装了下B,回她“兜一他西马西太”。果然,她立刻挑起眉毛问我是霓虹金吗,我说我是求古哭今,你是霓虹金吧?然后她就笑了,说我就是长沙人啊。好家伙,被她的日文书蒙蔽了,原来这是湖南普通话的口音……

既然都是同胞,就别装日本鬼子了,余下时间聊了一路,还挺开心。她曾在日本留学,回国后帮着父母做润滑油生意,这次是从北京出差回家。我说巧了这个行业我也挺熟啊,从昆仑长城壳牌女王嘉实多道达尔说到基础油添加剂,一顿鬼扯,美妇赫然把我当作同道中人——积累无用的知识多么重要啊,朋友们。

落地滑行开机,几乎同时说加个微信吧,扫了她就匆匆道别,抓紧去伺候领导,当奴才就是这么悲催,就算是天仙这会儿也得忍了。

一天下来,回到酒店已经午夜时分。看看微信,飞机上认识的美妇H发了个笑脸,回她抱歉,下飞机忙到现在才看见。没想到对话框显示H在输入信息,居然没睡。问我到底干嘛的,我说就是一碎催,她说我看见有专车接你们了,当秘书的吧?我就一口咬定那是机场VIP摆渡车,我们都是金卡会员什么的。说我不老实,我说是遇见你才变不老实的。她也不生气,说就当你夸我了。一阵商业互捧之后,确定了有互撩之意,依依不舍互道晚安。

在长沙只停留三天,本来说好抽空喝个咖啡,但因为行程有变放了H鸽子,H有点不高兴。离开长沙前,在酒店的商品部顺手买了条围巾寄存在前台,告诉H抽空去拿,只当赔罪。回京后,收到H围着围巾的照片,咬着嘴唇发骚的样子。之后发展如大家所料,发来的照片尺度越来越大,H身材曼妙,凹凸有致,好几次在视频里看得我情难自控,撸了N发。

一个多月后吧,正值入夏,H说不能等了,必须找我啪啪。当时在青岛开会,还顺便约了认识已久的插画师妹子奔现,就表示回京再议,但她坚持说,你就把酒店和房间号告诉我就行了,其他不用你管。发完也没当真,当晚都要睡着了,微信响:开门。这段内容和茶包去找三爪完全雷同,实属巧合。

当时只开着墙壁上的夜灯,刚拉开门,H鱼一样呲溜滑进房间,幽暗中还没看清她的样子,抱住我就仰头吻了上来,满嘴酒气。说实话,头一天晚上,刚刚与插画师妹子激战过,妹子虽没有H漂亮,但我就是喜欢文艺女青年呢,射得到了尽头,射得覆水难收。冷不防H来突袭,虽然很感动,但是弟弟有点吃饱了,面对H的热吻有点躲闪想逃。幸好H毫不在意,舌尖顽皮地在我嘴里四处飞奔,感觉把我牙都数了一遍——这绝对是我经历过最主动的女人,边拥吻边踉踉跄跄把我推到室内床上,扯下我的内裤连撸带口,到底还是把肉棒唤醒了。她又站回地上,直接从裙子里褪下内裤,鞋都没脱,扑上来扶着弟弟进了洞就开始骑马。看得出来,这是憋着劲来操我的,湘妹子实在太猛了。

H衣着整齐地在我身上剧烈扭动。眼睛逐渐适应了幽暗,慢慢分辨出H的轮廓,是的,就是那个视频里无比撩人的美妇。看着H前后摇臀,蹲起套弄,心情也从愕然中走了出来,起身抱住H,摸索到H连衣裙的拉链,想把她上半身裙子拉下来——特别喜欢让女人的裙子堆叠在腰间,操起来颇有强奸的感觉——H却反手捉住我手,直接放在她屁股上:抓我。

只好由着她,紧紧扣住她的屁股,随着她的节奏往怀里拉,让弟弟侵入更深——手指越用力抓,她的呻吟声就越大。H的声音远不如人漂亮,沙哑低沉还带着长沙口音,最愕然的是她快高潮的时候,嘴里蹦出一串英语,卧槽,说日语我也能理解啊,说英语这是为哪般啊?你是来跟我比语言天赋的吗?

声嘶力竭地飚完英语,H就软绵绵地趴我身上不动了。被她搞得一头雾水,还没射,也没兴致继续弄她,把她弄到一边去冲一下,回来开灯一看,人已经睡着了。帮她脱了鞋扒了衣服盖好被子,发现她的包还扔在门口,捡回来放好,倒头睡去。

早上醒来看见鬓发凌乱的H,不禁掀开被子仔细欣赏了一下她的身体,肚子上有道剖腹产的疤痕,看来是生过孩子,但从来没听她说起过。正欣赏着H醒了,见我在研究她的身体,羞涩地抢被子,抢不到就捂着脸娇羞万分。一摸还是水汪汪的,压上去分开腿粗暴插入,也没循序渐进,直接强力输出,H惊呼一声后开始浪叫,最后一起大呼小叫着交了货。

说起昨晚她的怪异表现,她一片茫然。回忆说,下飞机后有点怕,便利店买了瓶劲酒,上楼前一口气喝了半瓶,看见我就很高兴,之后就不太记得了……我说你用英文叫床还记得吗?她说你肯定骗我呢,不可能,矢口否认。

插画师妹子坚持要打个送别炮,只好推脱说已经走了。妹子来过夜的时候,送给我一双她手绘过的白帆布鞋,忘了放进行李箱,H看见了,醋意大发。晚上根本不让我睡觉,不停地撩拨,直到弟弟硬不起来为止。唉,约炮这事儿,跟特么非洲草原一样,赶上雨季要把弟弟淹死,赶上旱季弟弟都快枯萎了。

此后又有两次,在我出差的时候,H不远万里专程跑来取精,说实话搞得我心理压力还挺大。一是总要避开同事,一起出差总单独活动肯定怪怪的;二是人家大老远来了,总得尽量给喂饱回去,这种完成任务似的啪啪乐趣少很多;第三就是影响我开发当地的良家资源啊。

H的M属性很明显,超级喜欢被狠狠地揉捏乳房、屁股,颜射口爆百依百顺,打屁股打到我手都疼了,她还意犹未尽。后来H变得越来越黏人,时常查岗,还提出要常住北京。这种乱了分寸,缺乏距离感是我断然不能接受的,告诉她到此为止,又跑到北京来,狠下心没有见她。否则跟前任三一样,分手炮打起来没完没了,就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

祝愿大家搞好风控,天天向上。

6c5dcec0a52de22c8543f.jpg

離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