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0社區

本物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您尚未登入。

#1 2022-08-29 07:02:13

寨主
poster-a

946作业: 恩来鬼马狂想曲

这是一场梦 确实是一场梦 此作业描述的是梦境 有人在梦里肆意妄为 或许是本性使然或许明知是梦故意为之 而我竟被这梦的真实程度震慑了 有时候经常在梦里寻找真实的自己

凌晨3点从梦中惊醒没有睁眼 摸摸被子摸摸枕头 原来是梦 有些庆幸有些失落

真实世界 2019-12-11 这天在电报聊天

渣男是真特么贫 碎嘴子一个什么都说 也是巧 正赶上最近研究餐饮 我还没开口 丫就开始说各种有关餐饮的 加盟财务选址什么的 一度幻觉告诉我 渣男在监视我

不过还好 男哥虽然说话多涉猎广泛 但聊天不招人烦 起码我是能看进去 有一直关注聊天 趁机塞几句

猪猪

期间聊到猪猪这个铁T(敲黑板 不懂的自己百度) 猪猪进群也有段时间 不怎么说话 估计又是个飞翔的冰块 高冷

猪猪说刚跟女朋友分手 很久没操了心情很不好 这话说的 搞的就跟群里每个人都有的操是的 虽然群里一片祥和谁知暗潮涌动

B3

最近群里活跃的寨友都这是谁 她应该和猪猪的心情形成鲜明对比 有鸡巴操心情还好 你说气不气 没事就撩撩 是群撩 受得了么 

看到她得意样子我就意淫 B3在墙角笔直的罚站 我呢 就坐在边上慢慢悠悠的吃菠萝蜜 没有为什么 老爱这么想

黄瓜

群主 也是大忙人一个 没事就上来普度众生 淫趴就是他提的 我就说是你提的 不接受反驳 落地实施与否不强求 意淫也成

B3操逼很是high 和平常聊天感觉很不一样 感觉是刀子嘴豆腐心 但每次直播不是时间上凑不上导致我没法亲临现场 就是操不透操不爽 这里没有贬低茶包的意思 B3是缺一个懂她的女人

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有几个 现学现卖的临阵磨枪也行啊 茶包你可得努力 回头让猪猪教教你 文字上不直接现场授课效果更好

有时候就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我们都喜欢看磨豆腐 B3也觉得很新鲜吧 迷茫中透着好奇 淫瓜更不用说

“听渣男说 有人对我念念不忘” 猪猪上线 冰块开始融化了

“有没有逼可以介绍一下 最近大家逼荒” 男哥又开始扯鸡巴淡 是最近才荒的么

“你们那有吗 如果有我连夜去” 冰块化成水 马上要开锅了

期间我跟猪猪学了下怎么让媳妇彻底沦为我的玩物 受益匪浅 果然女人是最懂女人的

猪猪的理论“操逼要两个人互动 kisstoy天天用女人就觉得不需要你了 偶尔辅助才好 要让女人觉得你取之不尽 天天都有新玩法”

画风一转 猪猪又回到失恋的生不如死的状态中了

“我一直念叨你” 桑骚上线

“我中看也中用” 猪猪多么自信回答

“我记得左左刚认识我时 一直操到后半夜 从床上到沙发 到地上 又到椅子 然后开着灯在阳台操 她想让对面的人看 那种羞辱感”猪猪再次用实力为自己证明

这个时候B3开始扯淡说签证的事 真是怂 我就觉得是怂

“我又不会射出来 干净的!刷锅更好” 幸好猪猪的性趣还在 没有变回冰块 这话一说桑骚应该放心了

必须我出马了 是福是祸不清楚 最多就桑骚猪猪不欢而散

“猪猪 party你要来 桑德拉肯定来” 开门见山不逼逼 要不一会下班了

“猪啊,有一个淫乱派对马上要召开了,你参加吗” 男哥终于说了句应景的话

“几号” 猪猪就是见过世面 

“猪猪肯定得来 看着她也开心” 桑骚的话确实有点卑微 还得我来

“我替桑德拉说一句话 想让你操我” 这是我说的 进入正题

“等等,猪猪有啥要求没 我坐等翻牌” B3依旧卑微

猪猪的声音是超级奶的那种 在你耳边喘口气 你都会湿的那种 在耳朵边 轻轻告诉你 宝贝 你好香

桑骚讲话“我湿了”

接下来就是欲情故纵若即若离打太极 感觉又要偏

“我替桑德拉说 我的妹妹需要你” 没错我又开口了

猪猪失恋 也是有点心情低落 自卑天天觉得自己不好 这时候桑骚给了一个拥抱

B3:“你操我吗”

猪猪:“你听话吗”

接着给猪猪发了B3高潮的那个语音 猪猪湿了。。。




猪猪的自白

我也是女人啊 看到喜欢的女生也会湿 两个女人做 不是我伺候她 是带她融入这个温柔的性爱过程 享受操逼

刚刚分手的前任就是直女 然后叫我去家里吃饭 然后晚上被我操了 她说她害怕 然后趴在她身上 乖 有我在 然后醉死在我身下

后面猪猪跟b3私聊聊了什么就不得而知 下班回家了

吃吃喝喝洗洗涮涮 偶尔上电报看两眼 困意来袭

2019-12-12凌晨 这时候应该在梦境中

淫趴就在我家 地方绝对够 规格3男3女 中午开始电报吹集结号 这一天终于要来了

你说特么巧不巧 我爸我表哥也不提前说一声 这时候串门干嘛 无事不登三宝殿绝壁没好事 先不管了

不一会另外2个寨花来了 就分称之为寨花1 寨花2 梦里我真是看不清谁是谁 认识的人就我媳妇 表哥 我爸

3女聚首还差2个男的 不着急这才几点 和媳妇睡个午觉 表哥就在床边的沙发上窝着身子躺下了

睡的半醒不醒 窗帘拉的很满 感觉很晚上一样什么都看不清 就听见沙沙作响

索性起来上个厕所精神精神

走过沙发定睛一看 尼玛

表哥躺在睡觉都伸不直腿的沙发上 头脚顺势架在扶手上 寨花1没穿衣服竟然骑坐在表哥身上 视我如空气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我次奥 表哥你妈了逼 你干嘛呢这是” 我都快气疯了

心想就算是我表哥也不能这样 我特么还没操呢 再说怎么和其他2个兄弟交代

三句两句把寨花1和我媳妇支出去 让她们准备晚饭去 

“表哥你把裤子提上 飘窗那边站着去!” 回身关门准备起范 一秒钟的时间脑子思绪万千 是把他拉进轻松寨还是让他适可而止警告一下 我选择了后者 看来这是真实的我

真的 把我气的 手里要有刀都想砍了丫的 攥着拳头等着表哥哪句话要是说的没分寸 直接捶丫的

“你来轻松寨多久了” 表哥靠在飘窗边 窗帘拉开了一道缝

“我次奥 你说什么?” 我慌了 勉强稳住自己的语气不哆嗦

“平常看你说话直来直去 在群里还挺有情调啊” 窗帘又拉开了一点 感觉天色不早了

“你也玩电报?” 将信将疑的回问

“我在群里发了那么多语音 你就没联想到我?” 窗帘全部拉开了 外面的夕阳透了进来 感觉表哥像圣人下凡一样

脑子飞速旋转 几万个聊天记录飞速的在脑中回放 “我去你大爷的 你不会是黄瓜吧!” 忐忑的心情顿时放空了 完全没有心情 特别空 

“行了 赶紧出去吃晚饭 她们应该准备的差不多了” 说的特别轻描淡写  

感觉自己是行尸走肉 膝盖都忘记了弯曲 一蹭一蹭的蹭到餐桌前

媳妇和寨花1、2已经落座 在我磨磨蹭蹭的时候 表哥 不应该是黄瓜已经从厨房把汤端了出来

“我爸呢” 发现好像少一个人

“怕你接受不了 他先回去了” 猥琐的笑着说

惊愕的看着媳妇 她也在笑 

“我次奥!!!!!!!”

凌晨3点从梦中惊醒没有睁眼 摸摸被子摸摸枕头 原来是梦 有些庆幸有些失落

5044083e082d877e7feee.jpg

97d3b84206fe4de1862b9.jpg

73372b37a96a653993b52.jpg



  

離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