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0社區

本物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您尚未登入。

#1 2022-09-08 06:53:50

寨主
poster-a

953作業: 小福-我啪啪的这些年-2

好学生如我又来交作业了,很开心上一篇947得到了大家的赞赏~大大的提高了我的写作热情,果然鼓励是第一生产力(大误),希望这次也能得到大家的支持

再次醒来是在奶子被细细把玩揉捏的愉悦感中醒来的,大叔略微有点老茧的手指在乳头上来回摩擦,小如红豆的乳头早就经不住刺激的冒头了,揽住大叔的脖子一阵耳鬓厮磨后好不容易爬了起来准备换衣服的时候,大叔把我的内衣都没收了,“别穿了,一会儿带你玩好玩的”

满心期待的我乖乖的换上了两件式白色的仙女裙跟着大叔出发了,是一家旋转餐厅,有观光电梯上去,一进观光电梯就被大叔面朝观光玻璃圈住,“把小裙子掀起来腿岔开给地面的人看看你的小骚逼”在我的意识还没反应过来前身体就已经照做了,腿间凉嗖嗖的感觉时刻提醒着,我是一个淫荡的女孩,在高级餐厅吃饭居然真空还在观光电梯里露出了,这种反差感刺激着我的身心,一股瘙痒感从小腹蔓延开来奶头也不自觉的有了反应,电梯门开了,我放下裙子跟着大叔进了餐厅,一路走到预定的餐位,感觉一路上的男男女女都在对我行注目礼,那目光仿佛在说“真是个不要脸的贱货,居然不穿内衣,一定是个烂货谁都能上”,这样的想法让我身体里的瘙痒愈发的强烈,不自觉的扭了扭身体,“小骚货想要了?怎么一脸发情的表情?”大叔的声音并不低,“你别说那么大声啦,万一有听得懂中文的怎么办”我紧张的四处看了看,“怕什么?他们又不认识你,顶多知道你是个小骚货,怎么样刚刚在电梯里小逼湿了吗?”大叔的话让我心虚的不敢抬头看他,只顾着低头食不知味的咀嚼着,可满脑子都是色情的念头“骚逼好痒,想被鸡巴插”“一会儿会去露出吗?”“大叔一会儿要怎么玩小骚货”“我真是个贱货满脑子想被男人玩”各种各样的想法刺激的我对这餐自助的味道已经毫无记忆了,但身体里传来的瘙痒感每每想起都异常清晰。

餐后,大叔牵着我在海边的公园里散步,减减走的深了人也越来越少,我知道大叔要玩我了,兴奋了一晚上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大叔似乎感觉到了我的骚动随意找了个长椅坐下了,“已经忍不住了吗?那我们就在这儿开始吧,把上衣和裙子都卷起来,我看看小母狗的骚逼够不够湿”那一声小母狗击垮了我最后的羞耻心,快速的卷起上衣和裙子,双手背在身后双腿微微弯曲着分开方便眼前人可以一览无余的看见私密处,“湿的灯一照都反光了啊,保持这个姿势说说吧,为什么会湿”,巨大的羞耻感向我袭来,脸上滚烫可身体里更烫,“因为,因为小母狗没有穿内衣去吃自助,还,还在观光电梯里分开双腿露出,所以,所以特别的湿”“啪!”“说错了就会被扇小骚奶哦,再好好想想到底为什么会这么湿,真的是因为没穿内衣和露出吗?”奶子上传来的疼痛感摧残这我仅存的理智,在户外保持着露出姿势刺激着我,“不,不是因为真空和露出,是因为小母狗本来就很骚,是个天生的骚货,呜,欠男人玩的小贱货,叔叔,小骚逼好痒,求你了,让小母狗高潮”终于,我被身体里的欲望打败了,这一刻我体会到了网调所不能带给我的强烈羞耻和快感,我如同扑火的飞蛾一样义无反顾,“这就对了,骚母狗,你真的太淫荡了,看看你的逼都滴水了,去绕着前面的花圃狗爬一圈就奖励你回酒店可以高潮” 被羞辱的快感让我没有了羞耻心,欲望驱动着我四肢找地撅着屁股低贱的狗爬着,地上的沙石带来的微痛让我的欲望更加汹涌,爬完回来的我居然没有站起来而是跪在大叔面前像狗摇尾巴一样晃了晃屁股,或许大叔也没想到我可以做到这样的程度,他的裤裆肉眼可见的支起了一个鼓包,我仿佛看到了那根把我操得欲仙欲死的鸡巴,体验过的骚逼愈发的瘙痒“小母狗爬完了,小母狗骚逼痒得受不了了,求求主人了,小母狗想被狠狠地操,把骚逼插烂都可以”淫贱的乞求脱口而出,那么的自然就好像是我天生就会的,“你真的太骚了,奖励你到进酒店前才能把衣服裙子放下来,一路上就让别人看看母狗什么样子” 大叔起身拉着我开始往停车场走,双腿间湿湿滑滑的,凉凉的晚风让我找回了一点理智,羞耻感包围了我,一路上我跌跌撞撞的试图挡住私密处,可却没有一点把衣服放下来的想法,现在想想其实自己也期待路人看到吧。

回到酒店房间,“母狗,脱光去床尾凳上闭着眼睛撅着屁股跪好”,以为马上就可以高潮的我快速的扒掉衣服跪好在床尾凳上,骚逼完全暴露出来,可预期的插入并没有到来,反而脖子上传来了凉凉的触感,紧接着就感觉脖子被圈住了,“刚刚遛狗没拴狗链,这不好,母狗也没有提醒主人,所以要好好惩罚一下”收紧带来的微窒息感让我有些无措,可很快我就没有了思考的时间,“啪!”屁股传来的疼痛让我瞬间放弃思考呻吟起来“啊~”本能的想扭动一下身体却立刻被制止了“动一下今晚就没有高潮了”我僵住了,没有高潮对我来说太难熬了,被网调了三年的身体早已习惯了每天的高潮,我不敢在挣扎,乖乖的等大叔惩罚,一下一下,屁股上红了,鞭痕微微的凸起,疼痛一波一波的侵袭,可骚逼滴出来的水越来越多居然在床尾凳上积了一小滩,大叔停下来赞叹着我的敏感和淫贱“你太适合做m了,光打屁股就湿成这样我是第一次遇到,不折磨你了,小屁股都红肿了”大叔牵着我脖子上的项圈,我被蒙着眼睛摸索着爬上了床,看着我居然又用狗爬的姿势跪好在床上时大叔笑了“你还真是当狗上瘾了?那今晚就后入着操你吧”要被操了!我兴奋的摇着屁股主动掰开了骚逼发出无声的邀请,可迎来的依然不是念想了很久的大鸡巴,而是两根手指,大叔快速的抠弄着,充满淫水的贱穴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睡醒以来终于被插入了,我放浪的淫叫着“呜,快一点,操死我,我是小母狗,欠操的小母狗,操死我,谁都可以操呜”大叔被我刺激的又插入了一根手指,手指微微弯曲着,我很快被推上了高潮,我尖叫着,扭动着身体,骚逼快速的收缩着企图夹住他的手指,大叔抽出手指没有一点给我喘息的时间,大鸡巴终于又插入了,重重的插到底,我爽的差点趴在床上被大叔扶着腰一顿猛操,每一下都退到最外面然后重重地干进去,我爽的流出了眼泪,淫叫到声音嘶哑,连续高潮了两次后大叔终于要射了,他退了出来,我瘫在床上他走到我脸边抓着我的头发,手快速撸动着射了我一脸,又把鸡巴插进我嘴里,被操得迷迷糊糊的我乖乖的清理干净他鸡巴上残留的精液和我骚逼里淫水,大叔又要我把脸上的精液挂下来吃掉,我也照做了,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了过去。

和大叔的第一次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些了,后来还约过很多次,也和很多人约过以后有机会再慢慢写吧




4bb2a1eb3b1f6e6479bd1.jpg

離線